炎热的夏日洗刷着人们的身躯,好像仅仅是站立都可以让人融化掉一般。

我漫无目的得闲逛着,不知不觉就拐进了一条长长的小巷,能够嗅到一丝淡淡的花香,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味道。巷里有些潮湿,明显比街上要凉爽许多。

走了许久,隐约能够看到一家店,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店。

那是一家咖啡厅,却好似花店一样,在店内店外束满了鲜花,在这个潮湿又肮脏如同废弃多年的小巷里,四处都可以闻到不同种类的花的香气,店铺门口一棵开满了油桐花的树枝歪歪扭扭的延伸到了店铺的雨棚下,被遮挡着的阴影下,一只略显臃肿的胖橘猫慵懒地躺在一条长椅上,意犹未尽般地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真是个惬意的地方;我不由这样想着,在这里,似乎时间都会停滞一般,安静而又自然。

“你好啊客人!”店里传来了一声问候,“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我愣了愣。

那是一个看起来小我几岁的女孩,有着微红色的眸子,却戴着一副淡蓝色眼镜,飘着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却用兜帽盖住了大半,长得说不出来得精致,透露着一股儒雅,就这样一只手捧着一本书坐在那,正单手掀开门前的布帘,歪着头看着我。

“你是……这里的老板?”我试探着问道。

“对啊,要不然我在这做什么!”

我无言以对,抬头看了一眼店铺的牌匾,歪歪扭扭地写着MoonCoffee的字样,又撇头看了一眼店里的前台,上面大大小小的烧瓶和咖啡壶。–这里真的可以赚到钱么;我这样想着,恍惚间有些走神。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这里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地方。”戴着淡蓝色眼镜的女孩问。

“散着步,就不知不觉到这了。”我回道。

她盯了我好一会。

“原来如此”她用明白了什么一样表情说着。

“别傻站着啊,进来坐坐吧,好久都没有客人来了,我咖啡调的很棒哦。”她笑着说,感觉十分期待我尝到她手艺时的样子。

“嗯。那么打扰了。”

“你是客人!当然不会打扰了!快进来吧,坐着等我下,马上就好!”说完她就扭头跑进去了。

–我好像还没说自己要喝什么;心里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掀开帘子踏进了店铺。

店的里面十分凉爽,和外面似乎是两个季节。我轻轻拉开台前的座椅坐了上去,害怕打扰到正在研磨咖啡豆的淡蓝色眼镜的女孩,侧边才隐约能看到她的鬓角有着不小的疤痕。

“这家店开了多久了?”我鬼使神差地问。

她忙碌的同时回头看了我一眼,抬手拉了拉兜帽,正好盖住鬓间的疤痕,又回头继续忙碌去了。

又过了好一会她才回我:”我也不记得多久了,有印象开始我就一直在这,“

我有些差异:”你的父母呢?“

”很久以前他们就离世了。“

”抱歉。“

”不用道歉。“

沉默……

–我可能真的很擅长终结一个话题;我想到。

“要听一个故事么?”她突然说。

虽然是询问的口气,但她并没有等我回答的意思:“很多年前,有一位长相绝世美丽的女巫,叫做裴朵拉;她美到无论是谁看到都会因她而痴狂,但她爱上了一个从异界来的魔王。
这位魔王长相帅气英俊,只是他有一对巨大的翅膀和头上一对鲜红的犄角,时刻证明着他和人类的不同。
他从一个叫做幽暗深渊的地方来,相传那里是万物的起始之地,从没有人去过那里。
裴朵拉深爱着魔王,甚至宣誓从此只魔王一人追随,魔王应允了裴朵拉的追随,但魔王只在乎人类的灵魂和鲜血,只知道杀戮和享乐。
人类因为魔王的到来生灵涂炭,裴朵拉不希望魔王这样下去但又深爱着魔王不希望破坏他们脆弱的关系。
于是,裴朵拉在魔王沉睡之时给他种下了情毒,那是一种可以让中毒之人深深爱上媒人的毒药。
魔王中了情毒之后果然也深深爱上了裴朵拉,不久后,他们就这样的结合了。
但,神明发现了端倪,神明察觉到了魔王的到来,进入人世间追杀魔王。
但是神不是万能的,神明也不能轻松地杀死如此强大的魔王,就这样制衡了半年之久,神明最后利用自己全部神力终于杀了魔王,而自己也陷入了永远的沉睡。
裴朵拉失去了爱人后才终于意识到,得到一个魔王的爱是多么的自欺欺人,但她已经有了魔王的孩子。
裴朵拉决定生下这个孩子,纵使她知道是一个虚假爱情的结晶,但裴朵拉也渴望自己和魔王的孩子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快乐的活下去,于是她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城市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直到,孩子的出生。孩子出生那天,裴朵拉才想起,这是魔王的孩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生下来的,孩子吸食了裴朵拉几乎全部的生命力,生下了孩子的裴朵拉已经再无活下去的可能。而且在孩子生下后,纵使没有那巨大的翅膀,但还是有着一根显眼的犄角,这样怎么可能像是正常人一样活下去。
裴朵拉用尽自己做后的力气,拿起了刀,斩下了初生孩子的犄角,裴朵拉死去的同时,也造就了一个拥有无尽生命和无尽力量的,世界上第一个半魔人。
半魔人被人捡走,一次次被人捡走抚养,抚养的人也一次次发现这个孩子的不寻常,纷纷将她抛弃。
半魔人十分痛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造就自己这样的怪物。
不知不觉,几千年过去了,半魔人也长大了,她受够了人类的违心,远离了人潮流动的区域,买下了一间店铺。
她终于如愿以偿得,过起了人类一般的生活。安静的,惬意的生活。
但这样的生活还是被打破了,半魔人的血脉注定她是个怪物,她成人礼的那天,她会彻底的魔化,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不死不灭的怪物。
除非……”

“除非?”我听的有些入神。

“除非吃下魔王的心脏,得到至强的力量,在无尽的痛苦中压制无休止的魔化。“

“或者……丢掉自己的感情,丢掉所有的念想,便不会受到魔化恶念的影响。”

她稍微顿了顿

“要怎么做?”我也不知道自己问的是方法还是她的选择。

她继续说道:“世上有一种花香,可以让人忘记所有情感,心境变得平静,虽说是变得无情,但它的花语确实恰恰相反:情窦初开。”

片刻沉默。

我看着她忙碌的身影说道:“结局呢?之后的故事一定是美好的结局吧。”

她回头:“没错的,客人,最后她过上了非常幸福的生活。”

女孩笑着回答道

“那还真是,放心了。”
………………

女孩微笑着,端给了我那杯精心调制的带着浓郁香气的咖啡放在了我的面前。

“请慢用。”语气变得比进来时平静了许多。大概是想起了伤心事。

我缓缓的品尝着咖啡,沉默着看了看眼前的女孩,有惊讶,也有别的,一些,忘记了是什么的情感。

“故事里的女孩应该有个很美的名字吧。”我说道。

她并没有回答我。

时间似乎静止了,我甚至能够听到烧杯下火苗跳动的声音,呼呼的声音。

只剩下一个忙碌的漂亮女孩的身影和一个发呆许久才喝上一口咖啡的年轻人。


我将空杯子放下,抬手看了眼时间。

女孩回头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

“竟然过去了这么久”我惊呼。

“客人还有什么事么?”她疑惑道。

“不,并没有,只是有些惊讶。顺便一提,咖啡真的很好喝。”我边说着便掏了掏兜。

“不用结帐了,当作是倾听的谢礼吧。”她笑着说。

我有些差异。实则却想着着笑容背后又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里就要关门了,不出意外,你应该是最后一个到这里的人了。”她低头忙碌着说道。

我扫了一眼店里各式各样的花草盆栽,直到起身我才注意到店面里面似乎除了前台就全都是各式各样的植物和花卉。

“是因为我的到来么?”我问。

“并不,只是觉得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了,客人。“他说话的同时似乎也饱受着什么痛苦一样。她塞给我手里一朵刚摘的油桐花,“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客人你特别得……亲切,嘛,这个就当作纪念品吧。“她说。

我看了看手里的花,抬头又看了看她。

”谢谢“

转身走出店门。

外面已然到了黄昏,天空迸发出火焰般的光彩,牌匾上的字被它映得通红。

最近总是越来越容易发呆了,一定是这里的花香闻起来很舒服的原因。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裴薰然!”

我微微一愣,回头看着在门前露出头来的她。

“故事里的女孩,叫裴薰然。”

“果然是很美的名字。”

随后女孩便头也不回的进店里去了。


我走出了小巷,又是那繁华的街。一切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世界还在照常的转着。行人并没有注意到我的什么异样。

“也算是打发了一些无聊的时光。”

顺手拨开眼前的刘海,摸了摸头上红色的角。那鲜红色的,摸起来些许刺痛感。

隐约觉得似乎忘记了什么,也似乎想起来了什么。抬手看了看手中的花。感觉又变得强烈了一些。

“世上真有那么愚蠢的魔王么?”

我自言自语道。“钠,裴朵拉。”

她并没有回答我

我自嘲的笑了笑,( 嘲笑真的有闲得无聊的人读完我写的zz文章。)

然后继续迈开步子走去。


BY:MOREFOX


探索型插画师